您现在所在的位置:首页 > 激情小说 > 古典武侠 > 正文

花与野兽

作者:admin人气:590来源:

  "是谁?"
  蝉子喜三次惊叫而起之时,人已纵身数步。
  一跳,他来到格子窗口一探——那只是一个伪装的虚影而已,事实上,喜三次的本体早就爬上墙壁,迅速跃上天井。
  突然,像一团旋风的黑影,冲破对面低格窗,而落入室内。
  "是我呀!蝉子。"
  来人将头仰向天井,他的右眼留下一道极为可怖的痕迹,而使双颊的肌肉微吊,脸面歪斜,这个人不是儿隼松丸又是谁呢?
  刚才,他曾扮作卖鱼的渔夫,混在人群中。
  松丸的绑腿隐隐可见恐怖的血光,是不是他刚刚由那些受伤的段钱使身上剥下来换穿上的呢?
  "你不要惊慌!"
  喜三次像一只翩翩蝴蝶,以极其矫健的雄姿落地。
  肩上还衔着一朵杜鹃花。
  "哈哈哈,你不要惊慌,我知道你正在百思不解之际,我是来点破你的!
  "
  "你是指这个?"
  喜三次看着那一枝娇艳欲滴的花朵。
  "嗯,敌人将密书封在这花芯中,用的不是普通的手法,恐怕是……""是钩幻也斋的杰作?"
  "他们,不是遁入甲贺山中去了吗?"
  "不要掉以轻心,他们始终与我们采取敌对的立场。""无论在何种状况下,还是要特别当心。"
  松丸用独眼仔细地观看四周的环境。
  他的右眼,就是幻也斋利用幻术,将它化成丑陋万分的猛禽嘴。
  每次一忆及此,松丸总禁不住右眼灼热的急痛,往日熟悉的仇恨再度涌上心头。
  "如果下次再让我碰到他,必叫他血债血偿!"
  "他真是个奸诈狡猾的人物,你看他封住的方法,将一朵杜鹃花放在美艳绝伦的女人旁边,差点就逃过我们的追踪……""我们可以追问她,究竟该如何解除妖法?"
  说完,松丸将巨大的手掌放在阿鹤挺起的酥胸。
  他温柔地、爱抚如红梅的乳首,但是阿鹤却浑然不觉。
  "她不知道的,幻也斋是个何等厉害的人物,怎幺可能将这幺重要的秘密告诉她?""可是,要如何得知这朵花的真伪呢?"
  "只有将之打开来……"
  "这恐怕有困难……"
  松丸细心地轻抚花瓣说道。
  那不是自然花瓣的感触,一点也不柔软,而带点奇妙的润滑、坚固,虽然不似铁、木一般,但是中央的柔壁却被四周的刚强所包围着。
  "——它有些奇怪的味道。"
  喜三次依言低头嗅着那朵花。
  没有杜鹃花的香味。
  那,这到底是何种异味呢?
  "这个……很奇怪……"
  "真是稀奇。"
  "嗯!可不是吗?"
  "必定是幻也斋的独特手法,我听说甲贺忍者最善于此道!""我想就是所谓的《肾水封》吧!"
  确实,带着特殊腥臭的气息。
  "肾水封是种独特的手法,尽管花瓣坚实,但是一压则成粉,一溶则雾散……实在伤脑筋!"幻也斋的《肾水秘法》不只是用来避人耳目,也考虑到万一落入敌人手中,该如何处置。
  若是遭敌人暴力挤压,它立刻碎成粉末,若是用火水而溶,则花瓣不保,花芯也就跟着水化了。
  "看来我们是无法打开它,必须找水虫……"
  "走吧!"
  此时,远处传来恐怖爆炸声。
  二人面面相觑立刻不得而知。
  "是火吹?"
  "当六正在大展神功呢!"
  瞬间内,两人的身影就由神社中消失了。
  当然,将段钱使作弄一番再使其远离的人,正是傀儡三人众之一——火吹当六。
  对当六而言,《撒菱》、《反箭》这些只不过是雕虫小技罢了。
  他由明神社殿马不停蹄地向山中腹的大津方向奔去。
  由山腹,可以清楚地望见清澄的湖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