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所在的位置:首页 > 激情小说 > 生活情感 > 正文

真实自述完(作者:不详)

作者:admin人气:835来源:



我是北方人,内心有着一种粗狂,可是自己的外表却是容易腼腆的脸红,可能是性格的遗传,而我现在认为,一切都是源自于自己身边的环境,不同的环境可以改变一个人,把他变成不同的性格,结果自然也是不一样。所以我的性格源于从小就生活的环境,我出生在农村,和父母在城市生活,面临着生活的艰辛和困苦,拮据的生活,使我从小都很节约,从没买过专卖店里的衣服,不舍的在外面多花一分钱,因为家里的经济环境和父母的简朴的行为已经深深地教导了我,这就像是一把铁锁,锁住了我内心的狂放与不安,从小就做起了父母的乖孩子,做了一个听话又懂事的孩子,在学校从没有和女生说过话,回到家里做完作业,除了看会电视,就是利用一切可以利用的小东西做自己的玩具,设计自己的王国,做自己的统治者。让自己的愿望在想象中驰骋。渐渐地自己开始长大,不羁的心开始萌动,少年的叛逆形成了一把利刃,它就像一把削铁如泥的刀,割开了多少年来一直延续的枷锁,多少年来一直持续的状态。而且高中的封闭性的教育就像是一种催化剂,使这种叛逆来的更加的猛烈与势不可挡。

  高中的生活枯燥无味,不如初中自在,不如小学无忧,面临着激烈的升学压力,我们每个人都在重复着三点一线的行尸走肉般的生活,从宿舍到教室再到食堂,每天如此,每三个星期才过一个周末。这样的压力,每个人都在死扛,要么熬过这一关,要么就被压的弯下了腰。

  而我既不想被压死,可是也想有个什么方法能让自己得以喘息,就像每天坐在这一百人的教室里是需要透透气的,就像监狱的牢笼总有时间让犯人放放风的,可是时间到了你还得如期的、自觉地钻进去,不然就有棍棒在等着你。

  面对这样的高中的生活,生活费并不多的我,消遣的方式只有两种:一种是从地摊上买来的盗版的武侠小说,翻着里面粗糙的纸张,让自己游荡在身边美女如云,自己武功盖世的仙人般的生活里,对女人是翻云覆雨,金枪不到,对敌人是必杀绝技一招制敌。而晚上没有了免费的灯光,躲在自己的床上,就是另一种唯一能消遣的方式:就是花十几块钱在小商店里买来的收音机了,这里应该也算是我性教育的启蒙老师了,晚上电波里穿出来的不是圣洁的文章,不是动听的音乐,而是一个个在讲述“服用某某壮阳药”之后自己是如何的威猛,如何干的老婆嗷嗷直叫,自己是如何感受到抽插的快感,及感谢“某某公司”真是拯救了我的生活、挽回了我的老婆和我的婚姻,同时再买几个疗程巩固巩固之类。四五块钱的地摊书教会了我应该享受美女如云的生活;一周两块干电池的价钱,教会了我什么是性,性该怎么做。

  都说,冲动是魔鬼,这一点都没错,我本是一个崇尚爱情的信徒,内心期待着如雪莲般纯洁的白衣少女,缓缓向我走来。我相信我们的爱情也同样像冰心般圣洁,在我们的期待中慢慢的走向我们的终点,从“IWANTTOUCHYOU”到“KISSING”再到“LOVEING”,这是我一直崇尚的过程,也是一直憧憬着有这样的一个结果,可是一个16岁的少年就这样,就在少年叛逆时期,在这样的环境中,在魔鬼的带领下,走向了地狱的深渊。

  这是一个夜黑风高的夜晚,深夜,四处都是安静的,昏暗的路灯下映着一个人影,左手叉在裤子口袋里,右手拿着一根香烟,嘴里正在吞云吐雾,有人也许在想一个无知少年在路边傻逼的装酷,其实攥在口袋里的手是在查钱,有多少钱可以供今晚挥霍。地摊上买的书和夜晚里被窝里的收音机已经不能满足内心魔鬼的需要了,他需要更刺激的东西来放松自己的心态,其实他并不知道,这样不仅不能放松,反而会把自己越带越远,魔鬼这样的脚步不是那么容易就轻易停止的。

  夏季的晚上让人热的透不过气来,这一年的夏天格外的闷,想下雨却一直不下的鬼天气,不知什么时候该结束,今天晚上,他实在是难忍教室里的闷热,他就这么第一次旷了课,没有去上晚自习,独自一个人兜里揣着3个月省下的六十块钱,孤独的游走在十字街头,他先去学校旁边的一家快餐店,买了份蛋炒面,在无聊的等饭期间,不经意间他发现对面桌上的一对男女在那里打情骂俏,男的大胆的一只手手不知在什么时候已经深入了女人的裙底,女的在那里哼哼唧唧,半推半就,女的上面穿着白色的连衣裙,束着纯洁的马尾辫,修长的细腿上套了双肉色的丝袜,她前面的男的挡在了她前面,但还若隐若现的看到了她的圆圆的丰满的胸部,没想到这么的大,看得他都有点窒息的感觉,而且他还看看了男人的手在在女人肥厚的大腿上游走,就这样,女人的娇柔的姿态,与男人的放肆的大胆,已近勾起了他十六岁的性的欲望。在他吃饭的过程中还是不时的听到对面的的女的哼哼,他还不时的抬头,偷偷地看看,看看那套在雪白大腿上的丝袜,看看的若隐若现的丰满的胸部,冲动的欲望已经让他的小弟弟热血膨胀,同时也抬起了头。他偷偷地按了按自己下面抬起的小头,让他不要这么冲动,可是弟弟却是在这时不听他的话了,他为了给自己降降温,他又叫了两瓶啤酒和一碟小菜,十六岁的他可是不胜酒力的,两瓶下肚,已经有了晕晕乎乎的感觉,他在抬头看时,对面的一男一女都已经走了,还好自己的小弟弟好像也喝晕了,软了下来,蛋炒面已经吃完,酒也已经喝完,看看天也已经黑了,在这偏僻的小小的快餐店,客人也已经走完,只剩下了他和店里正在清点账目的老板娘,他站起来,来到老板娘跟前付账,老板娘抬头望望他说:“面4块,一盘素菜6块,两瓶啤酒6块,总共十六。”他看着老板娘,约莫三十岁左右,穿着超短裤,露出了雪白的大腿,他还是第一次和一个女人挨的这么近,他的眼神在她身上游走,他看着这位风韵犹在的老版娘,看这蓝色清凉的吊带装,有让他热血沸腾了,看着那露出的半个雪白的大胸,他的眼神停在了那里,“小孩,像吃一口吗?”一句问话惊醒了他,他的脸一下子红了,马上从兜里掏出了五十块钱,给了老板娘,就在老板娘笑着弯腰给他找钱的时候,他有无意中看到了她那胸前深深地沟壑,拿到老板娘找的钱,他飞快的逃走了。可是,自己的脑子里还是不时的闪现着老板娘的雪白的大胸,和那位穿着肉色丝袜的少女的秀腿,还有那个男人邪恶的在女人腿上游走的手。他在想是自己变了,自己变的邪恶了,自己的脑子里怎么尽是男欢女爱的事,喝完酒的他,已经有了微微醉意的他,酒精也是一种罪恶的催化剂,会让他更加的无拘无束,让他忘记了自己的身份,自己的状态,自己该何去何从,任由欲望和酒精共同支配。

  从快餐店出来的他,在十字街头游走,酒足饭饱之后,思想却是空虚的,任由欲望和酒精把自己填充,在昏暗的路灯下发愣,右手拿着一根刚点起的香烟,嘴里正在吞云吐雾,左手正在口袋里数着花剩下的钱,还剩四十四块钱,不管是如何空虚的思想,钱在他看来还是最重要的事,有钱,自己至少,吃的好一点,穿的贵一点。玩,他已经不知道该如何去玩了,数着口袋里仅有的四十四的钱,不知道自己能去干点什么,不知道这些钱能买些什么。夜已经渐渐黑了下来,路上的人也渐渐地少了,他漫无目的的游走,让昏暗的路灯不断地把自己的影子拉长再缩短,缩短了再拉长,就这样他鬼使神差的来到了一个偏僻的地方,路边,那些面积不大的、红色的广告牌在那里一闪一闪,夜已经很深了,路边独有的几件商铺也已经关了门,唯独留下了面积不大的广告牌,树立在自己的门头闪烁,好像在在喃喃自语的诉说自己的孤独,“柳宗元内衣店、李白理发店、李清照夫妻保健店”我靠,怎么这么多诗人都做起了生意来了,自己不是在做梦,喝的太晕了吧,自己在定定神、揉揉眼,没有错,自己也没有穿越,看起来自己真的是来到了,一道诗人居住地啊,全都在有辱先人,竟然把仙人的名字做起了自己揽客生财的招牌,要是让李白看到了,也学做个理发的还能忍受,可是让那两位看见自己名字后面的后缀词的时候,一定会气的吐血啊,不过也不知道,李清照知不知道什么是“夫妻性保健”。他看这这些招牌,一边无奈的苦笑着继续往前走,一边心想自己真是白读书了,也不知道在这里,前面还有什么自己没见过的。

  他就这样,百无聊赖的走着,在这个犹如,诗人重生一般“弃诗从商”的街道上,漫无目的的看着路边、门头闪烁的标牌,闲逛。可是不一会儿,狂风大起,天气说变就变,豆大的雨滴就砸在了他的脸上,这突然地天气有点让他无所适从,没有激情的催化,没有感情的纠葛,所以他不会飞跑的发泄,唯有生活的寄托,没有明日的希望,更是让他无处躲藏,他的脚步依旧和没下雨时一样,慢慢的在游荡,让眼前的风景从自己眼前掠过,但击不起内心的一点波澜,唯有那些不经意的一瞥,才会让他的内心澎湃如歌。夏天的雨是越下越大,夜已深,路上的越来越少的行人,在什么也没准备的情况下都在冒雨飞奔,顾不得被狂风刮起的裙角,而露出的一线洞天,顾不得被雨水打湿的T恤,把自己的胴体就这样,若隐若现的展现给苍茫的黑夜,他们就样,全然不顾的奔向一个能够暂时能寄托自己思想的地方,或是去一个可以让自己平静的、停下脚步的住宿,一个依靠。而他就在这时,利用上天,下的这场雨去看,他不从看过的,听他不曾听过的,女人就这样的从它眼前飞快的掠过。一个、两个、三个,他就这样数着,数着从自己眼前穿过黑暗的女人们。雨还在下,可是第四个女人,一直也没有被他等到,在自己慢慢的踱步中,已经穿过了大半个街头,就在他脚步停下的地方,一个醒目的标牌映入了他的眼帘,“李圆圆录像厅:今晚通宵放映,8:20变态色魔大战美女刑警;十点,准时上映爱国主义题材电影;十二点,秦始皇的淫欲兽性。。。”

  倾盆的雨水并没有,冲刷出他那颗纯净的灵魂,眼前的每一个字,却是又一次,让酒精带动着自己的欲望,充血了他那根罪恶的小恶魔。他停住了脚步,仰头看看天,下雨的天空里,他看不到小时候总爱寻找的那北斗七星,也看不到嫦娥姐姐居住的月宫,唯有那无情的雨滴,迷住了自己的双眼,他低下头,抬起手,看看自己的表,已经九点四十了,学校的牢笼他已经不想再回去了,然而,家呢?这时候肯定是不能会的,自己不在学校,怎么可以回家呢?他想,这里应该可以让自己安静的躲过这一夜,躲过这无情的雨。他抬头看了看,“李圆圆录像厅请上二楼,右拐,直走,最后一个门就是。”他就这样上了楼,向着录像厅的那间屋子走去,走在昏暗的过道里,空气中掺杂着各种污浊的气味,有烟味,有难闻的男人的汗臭味,还隐隐约约,问道了男人精子般的味道,他忍受着这种种味道,不在去想了,到了门口,门前有个桌子,桌子旁边坐了一个四十岁上下的男个,秃头,没穿上衣,一身的赘肉,嘴里叼着一根烟,见我来到了他面前,他说“小孩,满十八吗?”“早就满了”我撞着胆子说,“5块钱随便看,到明天早上清场。”“恩,知道了”我说着话,掏出了十块钱给他,“要点什么吃的吗?”“不要”说完,他找了我五块钱给我,就这样,他生平第一次进到了录像厅。

  这间不大的屋子里零零散散的做了一些人,屋子里的空气更加的难闻,他就在最靠后的位置找了一个地方做了下拉。荧幕里正在有个变态的男的正在一间屋子里对一个被捆绑起来的女的,隔着衣服抹起了她的乳房,女的一边哭泣,一边咆哮的声音传遍了整个房间,男的邪恶的抹了抹自己的右耳多,这是他的习惯性都做,在每次犯罪钱他都会有这么一个动作,他拿起了桌子上的水果刀,在女的面前比划,一会儿,慢慢的把刀子滑向了女人白皙的脖子,轻轻的放在上面,再往下滑,就在这滑着的不经意间,就割断了女人的左边的半边衣服的吊带,衣服就这样滑下半边,把那女的雪白的胸部露出了一个角,女的胸在微微的颤抖,女的哭的更加的厉害,可是她的泪水却是这位变态男人的兽欲的催化剂,男的更加疯狂的仍下了到,双手在女的身上来回的抹,把他那手透过那半边露出的一角,从上就插入了女人的上半身,他从她的衣服里狂烈的撕出了雪白的胸罩。接着变态男把手疯狂的伸到了女人的裙中,女人白色的内裤就这样,被男的慢慢的沿着它雪白、纤细的双腿中间拽了出来,就这样,女人的身体,就剩下了,一件半透的,破损的外衣吊裙。变态男,这时解开了自己的腰带,脱下了自己的裤子,用力的抱起了女人的身体,同时掀起了女人的裙子,用力的把自己的身子往前顶,就在这时,屋子里的们突然开了,一个穿红色裙子的女人冲了进来,看到了眼前的场景,悲痛和愤怒,让她潸然泪下,他怒视变态男,疯狂的呐喊,狂奔过去,快速的拿起了桌子上的水果刀,说时迟那时快,手起刀落,只听变态男一声惨叫,他的命根子就离开了他的身体。随后警车声缓缓响起,一个不完整的变态男被带上了警车,剩下两个也并不完整的姐妹相拥而泣。电影的结尾还没来得及结束,荧幕平上出现了一行字,“爱国教育影片准时开播。”他心想,一个电影,看了个结尾,还没看完。

  他莫名其妙的看了看手表,正好十点钟。这时屏幕上出现了一个女的,张得还可以,身材修长,可是一开始就坐在那,粉红的短裙下露出了那雪白的大腿,叽里咕噜的说了一些他听不明白的话。接着一个男的就出现在了镜头里,坐在女的旁边,什么话也不说,伸手在在女的腿上抹,摸着摸着,开始向上抹女的胸部,一边摸着丰满的胸部,一边吻着女人的红唇,一会两个人的舌头在唇外缠绕,一会嘴对嘴的在吸着对方的口水,接着男的开始脱对方的衣服,一会女的雪白的身体上就剩下了两件最短的内衣,粉红色的胸罩,罩在了她丰满的胸上,粉红色的内裤,遮住了她那最神秘的地方,女人含笑的羞涩的低下了头,任由男人玩弄,男的二话不说,先把女的胸罩脱了,女人雪白丰满的胸部,就这样没有丝毫遮掩的展现在了屏幕上面,粉红的乳头配合着耸挺的大咪咪也屹立在那里,镜头同时慢慢拉近,女人丰满的胸部已经快占据了整个屏幕,粉红的乳头,周围浅灰的乳晕,这是他第一次看到一个完整的女人的胸部这么清晰地展现在他的面前,他自己的下面好像也有了反映,他的脸红了,同时不自然的低下了头,趁着漆黑的夜色,把自己的手放在了自己的下面。一会整个屋子里就传来了女人跌宕起伏的呻吟声,他抬头就看到了,女人已经是赤身裸体的做在了那里,叉开的双腿已经把自己的私处,全无保留的展现在了银幕上,一堆茂密的黑毛下,有一道粉色的鸿沟,两片薄薄的阴唇被她自己的透明的黏黏的液体黏在了一起。这也是他第一次看到了女人的私处,突然自己的下面一阵蠕动,馊的一下,温温的粘稠的液体,已经弄湿了自己的内裤。这时男人的手已经深入了女人的私处,抚摸着她那茂盛的阴毛,手指也慢慢的分开了,那两片粘着的粉红色的阴唇,深入了女人最神秘、最宝贵的美穴,慢慢的抽插中带出了更多的液体。

  看到了这里,他莫名的起了一种无法言说的感觉。他看看银屏男人在女人身体里机械的抽插,和女人淫荡的浪叫,他急促的站了起来,冲出了录像厅,来到了下着雨的大街上,可是十六岁他的内心还是久久不能平静,雨水已经让他再次从外到内的湿透,可是他的脑海里还是清晰的呈现着女人美丽的裸体,丰满的胸部,粉红带水的阴沟,第一次让他深深地记住了女人的身体,记住了,男人的冲动和欲望是让他来抽插女人的。霎时间他的脸如鬼魔附体般,阴森的一笑,他变从此改变了自己的人生,以后的每个女人都成了他的泄欲工具,以后在他的生命中出现的女人,也没有一个能逃脱他的魔掌。。。

【完】